农村商机网 -- 提供中国最全面的农业资讯和供求信息

网站地图会员注册用户登陆

农村商机网

农民不种非转基因的大豆调查:产量差收入低不划算

发布日期:2016-10-01 17:37 -- 文章来源:农村信息网
克山县是黑龙江省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强县,是传统大豆主产区、非转基因大豆核心区,发展大豆产业在克山县有着得天独厚的基础条件和发展优势。

今年5月26日,农业部下发《关于开展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划定试点工作的通知》,克山县被确定为唯一的国家重要农产品大豆生产保护区。而在年初,“克山大豆”已被认定为国家地理标志性保护产品。

《中国科学报》记者了解到,时隔两个月,克山县在上海举办“克山大豆”新闻发布会。克山县县长赵军介绍,克山县具有其他大豆产区无法比拟的、独特的、不可复制的地理气候优势,归纳起来就是:好生态、好土、好水、好大豆。

克山县农委副主任刘文志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肥沃安全的土壤,珍稀的地下矿泉,适中的肥、气、热条件,成就了克山天然优质“大粮仓”,加之克山为一季作物耕作区,生产的大豆营养物质含量高且均衡。

资料显示,克山县大豆粒大饱满、质地坚实,主栽品种粗脂肪含量22.1%~25.4%,粗蛋白含量42.1%~46%,均超过了国家标准。

据介绍,克山境内种植大豆全部为非转基因高蛋白、高油专用品种,面积常年保持在100万亩以上,被克山农民称为“铁杆”庄稼。

今年5月31日,记者在农业部下发的《关于公布全国首批基本实现主要农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示范县(市、区)名单的通知》中发现,克山县被确定为全国首批基本实现主要农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示范县之一。

“连片的大土地、先进的大农机,使克山农业生产过程实现了精准化,保证了克山大豆品质的整齐性。”刘文志说。

此外,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克山分院等单位先后培育出了多个适合克山及周边地区种植的优良大豆品种。生产中严格按照绿色、有机生产规程测土配方施肥、机械耕作、病虫害综合防治,标准化种植率高达98%。

在刘文志看来,优秀的品质为克山大豆赢得了良好声誉。目前,克山县大豆绿色食品标识达到11个,克山还成为老干妈、海天酱油、九三油脂等多家国内知名大豆加工龙头企业的主要原料基地,并出口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自主培育的“广石”牌红大豆、绿大豆等系列特色大豆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不爱种大豆的困惑

大豆作为克山县的优势产业,种植面积曾一度占耕地面积的86%。然而,随着大豆价格持续走低,近年来农民对种植大豆并不积极。

据克山县副县长杨旭东介绍,2008—2009年克山县大豆面积均达到260万亩,占耕地面积的86%。2010年以来,大豆面积逐年下滑。2014年大豆实际播种面积195万亩,占耕地面积的65%。去年则下滑到120万亩以下,仅占耕地面积的40%。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农民都不再愿意种植大豆了,而改种玉米。例如,古北乡保安村种植大户王立新2014年种了1000亩大豆,2015年减少到300亩,腾出来的700亩地用来种玉米;西城镇壮三禾玉米种植合作社理事长郭建成也表示,合作社把大豆种植面积从2014年的7000亩减少到现在的3000亩。

在双河乡昆丰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孟德利看来,这源于大豆种植比较效益差。他表示,2007年以前,克山农民种植玉米亩收益是大豆的1.5~2倍,但由于种植大豆投入低、操作容易、省工省时、销售便捷,农民对大豆生产还抱有信心。但2007年以后,玉米市场价格上扬,增产潜力得到释放,玉米亩收益相当于大豆的3~3.5倍,致使农民对这个传统“金豆子”的生产积极性受挫。

克山这一状况正是全国大豆生产的真实写照。事实上,大豆是我国传统出口产品,长期以来我国是大豆出口大国。但相对于其他农产品,尤其是传统的“粮食”产品,我国较早地取消了大豆进口配额限制,国外转基因大豆开始大量进入我国市场。

截至2015年,我国进口大豆8000多万吨,占全球大豆贸易的70%左右,占国内大豆消费量的80%以上,成为世界第一大进口国。

与此同时,大豆产业链条短。克山县常年生产大豆30万吨,除自用外,商品量在28万吨左右,但县内仅有3家大豆加工企业,只能加工初级豆制品,加工能力有限,市场竞争能力不强。

有专家指出,我国大豆产地主要在东北等腹地,而大豆压榨产能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区,从产地到加工地有较高的运输成本;而沿海压榨企业从国外进口大豆,物流成本甚至低于国内,也削弱了国产大豆的竞争力。

此外,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克山分院研究员杨兴勇认为,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政策还未能很好地引导市场预期,“目标价格公布的比较迟”。

郭建成也反映了这一情况。黑龙江省大豆实行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取消临时收储政策,全部市场化购销。“大豆已经种植了很久,还没有公布当年的目标价格。”此外,补贴款也让郭建成等人非常闹心,“不能按时到位,影响下一年大豆的播种”。

“每年度目标价格应尽快确定并尽早公布,最迟不能晚于当年春播农时,使农民能尽早确定种植意向,及时做好春耕备耕生产工作。”杨兴勇说。

每日推荐

今日头条